当前位置: > 天气 >

凯撒的面具-这是一份现代刀笔吏的判决书

发布时间:2019-06-12 14:24作者:admin 点击次数 :115次

花了两个半天时间,读完厚达一百一十一页、长约五万多字的二次金改案判决摘要后,不得不拍案叫绝:周占春不但比陈水扁还了解陈水扁,也比辩护律师更像辩护律师。

有人因周占春「食宪不化」,批评他是法匠,但从他写的判决书来看,说他是法匠,不但低估了他,也侮辱了他,其实他是一个第一流的现代刀笔吏。

刀笔吏不但通晓律法的眉眉角角,而且凭着一只犀利如刀的笔,常让诉讼发生乾坤翻转的效果,大罪变小,小罪化无,反之亦然。

周占春拉高诉讼层次,引宪法替陈水扁脱罪,并且拉马英九当扁的垫背,处处可见刀笔吏精心布局的痕迹,岂是死守法条的法匠所能比拟于万一?

至于他替陈水扁「辩护」的逻辑:扁介入金改虽属僭越职权,但僭越职权并非总统职权,既非职权行为,则无所谓违背职务行为,既无违背职务行为,僭越职权之行为即非犯罪行为,既非犯罪行为,扁珍涉案之数亿所得,即非犯罪所得,既非犯罪所得,所谓洗钱也就并不成立。这套逻辑环环相扣,虚实相应,真假混杂,非刀笔吏之功难以为之。

依照周占春的逻辑,吴淑珍比手势索取两亿元,一箱一箱送进官邸的钞票,以及藏在银行保管室里的成堆现款,都不是索贿所得;把钞票当成卫生纸一样送出去的企业老闆,也个个没有行贿之意。而且,扁虽曾致电、约见并且传话给相关政府首长与业者,但其实「李庸三并未首肯」,扁传话「仅为单纯表态」,「亦未带来任何变更之效果」,言下之意就是,陈水扁虽有干预介入金改,但连财政部长都不买他的帐。

更简单说,周占春的唯一目的,就是要让陈水扁在宪法的核子伞保护下脱罪,如果他不另闢宪法战场「引宪保扁」,而在法律战场上跟检察官一昧纠缠的话,则陈水扁必败,周占春即使想护扁突围也难竟其功。

但周占春何以甘愿角色错置,扮演翻转乾坤的刀笔吏角色?何以故意视而不见〈贪污治罪条例〉中,除了违背职务行为的条文外,还有其他多项条文,例如「藉势藉端强募财物」、「利用职务上之机会诈取财物」,以及「对于非主管或监督之事务…利用职权机会或身分图自己或其他私人之不法利益」等等,都可以适用于扁珍,依法他也可以变更起诉法条,判扁珍其他罪名,可见他是非不能也不为也,而不为的原因祇有一个:政治才是他判案的关键,宪法等等祇是掩护政治的烟幕而已。

法官因政治倾向而影响判决,国内外虽不乏其例,但也有许多反证。以周占春在判决书中引用的水门案为例,尼克森是共和党总统,承审水门案的联邦法官希瑞卡(JohnSirica),也正好是个共和党,按理说,他应该对尼克森不致太过刁难才对。

但结果却正好相反。希瑞卡从审判开始,就不相信水门案祇是单纯的闯空门窃盗案,更不信涉案的祇有被当场抓到的那几位嫌犯,他用尽各种手段终于让嫌犯陆续供出幕后黑手。等到案情升高到直指总统涉案后,希瑞卡更以强硬手段要求尼克森交出白宫录音带,尼克森不服上诉,案子打到最高法院后,九位大法官除一人迴避外,连首席大法官在内的所有保守派大法官,都选择站在他们同党总统的对立面。

如果希瑞卡当年「引宪保尼」,以下令闯空门、窃听等违法滥权行为,都非属总统职权,而替他的同党总统寻找巧门脱罪的话,水门案很可能就此结案,尼克森也不会畏罪辞职,美国历史也将重写。

当然,扁案的检察官林勤纲则是另一个希瑞卡。他从替美丽岛被告辩护起,政治立场即一以贯之,但他在法庭中「泣诉」陈水扁的那些话:「亲爱的朋友,请谅解我必须钉死你的过犯,用来彰显那些你曾经倾一生树立起来的美好价值」,「难道你没有在总统府召集会议,让吴淑珍获取四亿佣金不法所得?」「总统先生,权力可是出自于你啊!」句句至今犹在法庭迴荡。

周占春也许完成了一件刀笔吏式的经典判决,但希瑞卡的故事与林勤纲的声音,能不让他在午夜梦迴时悚然惊醒?

(责任编辑:admin)
更多>> 相关图文
  • 无敌舰队复活 闯8强尬
    挥别预赛开打连败窘境,「无敌舰队」西班牙男篮里约奥运之行走开低走高,16日预赛最末...
    无敌舰队复活 闯8强尬法国
  • 日本纸职人 跨海来台
    纸的艺术飨宴在总爷!日本世界无形文化遗产「细川纸特展」,17、18日在台南市总爷艺文...
    日本纸职人 跨海来台展出
  • 地方扫描-侵害2幼女
    新竹:竹县一名狼父在民国100年至102年间,多次假借帮女儿洗澡、检查身体名义,以手指...
    地方扫描-侵害2幼女 狼爸遭判10年6月
  • 十三寮治泥流 要与秋
    最近6、7年,位于清泉岗附近的东海路与清泉路口及樱花大庄社区,每逢大雨就出现滚滚红...
    十三寮治泥流 要与秋红谷比美